服务热线 Hotline:+36 30 9909168 | 客服QQ:新导报客服168306348

《新导报》网络版

当前位置: 主页 > 匈牙利新闻 >

[831期]匈牙利革命和自由斗争169周年

时间:2017-03-22 11:33来源:新导报 作者:刘思嶽 点击:
2017年3月15日,是1848年匈牙利革命和自由斗争169周年。上午九点,在匈牙利国会大厦前的科舒特广场上,举行了升旗仪式。总统阿戴尔、总理欧尔班、国会主席奎维尔及其他国家和政府
       2017年3月15日,是1848年匈牙利革命和自由斗争169周年。上午九点,在匈牙利国会大厦前的科舒特广场上,举行了升旗仪式。总统阿戴尔、总理欧尔班、国会主席奎维尔及其他国家和政府要员、外国驻匈使节等参加升旗典礼。议会大厦举行了颁发科舒特奖金和赛切尼奖金的仪式。下午,由政府组织在布达佩斯民族博物馆广场举行国庆集会,总理欧尔班发表节日讲话。

 

 
欧尔班借古讽今 抨击“布鲁塞尔和国际资本”
 
       “欧洲的人民现在奋起抵抗,各种迹象表明,帝国出现祸乱。”欧尔班影射欧盟道。他说,现在还有可能对欧洲帝国进行深入、有序的和平改造。但布鲁塞尔“必须抛掉伪善的外衣,终止藏在漂亮的原则后面的阴谋策划”。
       欧尔班历数匈牙利对欧盟的抵抗。他说,“对于布鲁塞尔和国际资本来说,匈牙利的未来不算什么,但对我们来说是休戚相关。”他说,必须制止布鲁塞尔,回击自私的国际资本,把移民关在门外,保卫匈牙利的国界,维护减少公杂费的成果,还要“格外警惕那些外国资助的组织。”
       欧尔班说,成功的保证是革命的战斗性。他认为,任何成就都不能靠别人维护,“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现在好不容易形成的团结,要我们自己来维护。匈牙利的名字将恢复昔日的辉煌。”
       欧尔班在引述1848年革命时裴多菲所作诗歌《民族之歌》后,话题一转,谈起历史的教训。他说,把罗马共和国变成罗马帝国的独裁者朱利乌斯·凯撒上台“预示着不可避免的变化”,而共和党人2061年前暗杀凯撒是“抗拒新时代到来的绝望行动”,并不能阻碍历史的变化。
       欧尔班说,匈牙利人自信的原因是,“那些在历史上对我们赢得战役的人,最终都输掉了战争,不管是土耳其人、鞑靼人、哈布斯堡还是苏联。”结论是:“三月十五日不可辩驳地证明,我们存在过、存在着和仍将存在下去”。欧尔班借古讽今道:“今天在我们之中仍有裴多菲们、科舒特们和塞切尼们,他们不惮于进行革命和自由斗争,以保持民族的存续”。他同时抨击反对派“叛卖民族”,把最近因反对布达佩斯举办奥运会的签名运动而异军突起的“机会运动”(MoMo)称为“梦想的扼杀者”。
       “我们的任务是,向子孙后代移交这样一个国家:国民中会涌现许多自觉进行自由斗争的人。”他说,因此“政府的责任应继续留在民族力量的手中”。
 
又听哨声

       近几年,3.15国庆节的一个奇特现象是,在民族博物馆前举行的官方集会,常被抗议的人群干扰。总理讲话总是伴着示威者的嘘声、口哨声和哨声,今年也不例外。在集会二个多小时内,民族博物馆广场被围栏围住,只放亲政府的人进入。但是响应反对党“集结”主席尤哈斯·彼得的号召,很多反对派群众进入广场。警方原禁止在集会上吹哨,被法院否决。
       在欧尔班讲话时,哨声四起,嘘声大作。警察和执政党雇的保安人员试图阻遏示威者,而亲政府的集会群众特别是一些退休人员则与示威群众发生言语和肢体冲突。一个自告奋勇的中年男子向保安人员发出“指令”:立即整肃捣乱者!他还对现场的《人民之声报》记者说,应该向这些人开枪。
       总理两次即席发表嘲讽吹哨群众的言论。他说,他想要和平和统一,但是自问“应该怎样对待那些以破坏别人的欢乐为唯一兴趣的人呢?”他把哨声称为“从愚蠢的孔洞吹出的愚蠢的风”。
       总理的讲话,始终伴随着几百名示威群众的哨声和呼喊。在两派群众推搡扭打的过程中,有人受伤。据Index报道,一个吹哨者被拉倒在地,撞破了头,最后被急救车拉走。
       布达佩斯警察总局的通告说,在集会地点及其附近,警察共六次以“涉嫌寻隙滋事”、“涉嫌违章”为由实行强制措施。警方告知,被人用旗杆打中头部的反对党“集结”十六区自治政府代表和选区主席瓦伊达·佐尔坦没事。
       警察对肇事者已展开调查。

反对党的声音

社会党:
       党主席莫尔纳尔·久洛在“自由新闻基金”于布达佩斯组织的国庆集会上讲话。“匈牙利今天没有自由、平等和博爱。须知,在四百万人挨饿的地方不可能有自由;在政治家及其亲属大发横财的地方不可能有平等;没有共同目的的地方则不可能有博爱。”党主席说:社会党要成为“变革的党”,因为2018年匈牙利将选择自己的未来,正像当年革命时一个涉及未来的问题所说的那样:“做奴隶还是做自由人,请选择吧!”他在引述1848年革命的“十二点要求”后问道:如果英雄们从天上往下看现在的匈牙利,他们会满意和幸福吗?
       莫尔纳尔认为,只有在人们知情和了解真相,而新闻媒介传播的消息不虚假,才会有强盛的民族、稳固的民主和强大的国家。48年革命的英雄们所设想的新闻自由不是有国家检查的新闻,不是用国家收购的谎言工厂取代自由的媒体。他们不会想到,革命一百多年以后,匈牙利政府可以关闭一个日报。匈牙利没有新闻自由,因此民主也是有限的。
       他说,现在没有责任部门,因为到处“散布仇恨”的政府是不负责任的。它煽动仇恨为工作而示威的教师、医生、残障人员和逃避伊斯兰国恐怖的难民以及给国家巨大资金援助的欧盟,还诅咒反对奥运会的年轻人。
       莫尔纳尔认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没有实现,因为总理和担负重要职责的政治家对明显的违法行为不负责任,也不受法律追究。
       “好的执政是帮助尽可能多的人摆脱贫困。”社会党主席谈到更换政府的目的时说。他强调最近展开的“旗帜鲜明的左派政治”宣传活动。他指的是社会党总理候选人波特卡·拉斯洛一天前开始的名为“公平正义!富人多交钱!”的全国巡行活动。
       波特卡认为,“革命的匈牙利”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现实。他说,不能放弃1848年的任何要求。现在和那时没有两样,政权把国民分成“老爷”和“奴隶”两部分。“我们已经受够了老爷们!”“必须干预他们把我们大家的钱用在什么地方!那些用小人物的钱发财致富的人,应多交钱给公共账户!”他指出,“要拯救匈牙利于奴隶制,赶走滥权者”。“要伸张正义,不能让社会的90%承担少数人发财致富的代价。”社会党总理候选人重申其竞选诺言和誓言:为真正的穷人服务,恢复劳工阶级的权利,尊重教师和医生,提升多数人的社会地位,“让大老爷们清醒清醒”。
 
“民主联盟”:
       前总理、党主席久尔恰尼在48年革命遗址比尔瓦克斯咖啡馆墙边举行的纪念会上说,自由只能与民主权利和民主制度的统治并行不悖。他号召集会的听众,“让我们勇于作自由人!勇于要求获得体面的欧洲工资和退休金,还有良好的学校!”
       “民主联盟”主席说,他继续主张实行“宪政革命”,不搞“暴力革命”,而是在选举中打败青民盟。
 
“别样政治”:
       匈牙利的绿党、“别样政治”党在比尔瓦克斯咖啡馆里举行节日集会。党的联合主席之一豪德哈兹·阿阔什说,没有自由和民主,也不会有升腾。他认为,匈牙利今天仍然需要公民而不是卑贱的农奴,就像1848年一样。党的另一个主席瑟尔·贝尔纳德特说,今天也要为国家独立、自治和主权而奋斗,因为政府通过帕克什核电站扩建,把国家的独立自主置于危险之中。
 
“集结”:
       在首都的裴多菲纪念像前,党的副主席贝尔克茨·鲍拉日号召人们捍卫自由。他说,“今天一个狭隘和邪恶的利益集团剥夺了我们的自由,以其肆无忌惮的贪婪把我们的未来置于危险之中,使国家堕落到专制的水平,其操控的黑手党国家每天都在践踏真理和正义。”
 
“现代匈牙利运动”:
       党主席波克洛什·拉约什说:“我们人比他们多,但没有团结在一起。如果我们总不在一起,人多就会变成人少。三月十五日的讯息是民族团结。是民主力量全面和无条件的合作和同盟。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我们还是要不断疾呼。”他呼吁所有为祖国繁荣不惜承担牺牲的公民,敦促民主反对派实现最广泛的联盟合作,因为这是最后的机会。
 
“新开端”:
       格德勒市长戈麦什·捷尔吉在节日集会上宣布,名为“明智革命”的脸书小组已成为政党,取名“新开端”。他认为,应该像1848年的“三月青年”那样发起革命,但不是武装的革命,而是“理智的革命”,其12点是民族的最低宗旨。
 
“尤比克”:
       主席沃纳·噶波尔在党的国庆集会上说,欧尔班是“倒过来的卡达尔”:他打着“民族”的旗号排斥人民。沃纳称他的党是“唯一的与人民和民族同呼吸共命运的党,因为二者是一体”。
     (刘思嶽 编译)


(责任编辑:xindb editor)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