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Hotline:+36 30 9909168 | 客服QQ:新导报客服168306348

《新导报》网络版

[751期]澄净之禅

时间:2015-08-25 12:25来源:匈牙利普济寺 作者:匈牙利普济寺 点击: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我漫不经心地扫过已经泛黄的书卷。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我漫不经心地扫过已经泛黄的书卷。
       此时,我孤坐在乡村的寂寂雪夜中,手捧一卷旧书发着呆,昏黄的灯光透过窗,把积雪染成一片橙红。夜晚的乡村格外寂静,偶尔,一两声遥远的恍若另一个世界传来的犬吠,在空旷的原野里漫不经心地划过,然后又消无声息地散在夜色里。
       静坐,于雪落声里。
       世间百态,人情冷暖,争名夺利,蜚短流长,如此之类,虽我年纪不算大,却也尝尽了。人生不过短短几十个春秋,与这千秋的寰宇相较,不过沧海一粟。此时我们置身于一个急速变化着的信息时代,技术的更新换代仅仅短短一两年而已,我们真的很忙,忙着跟上时代的步伐,忙着抢占先机,忙着拔得头筹,忙着在适婚年纪找到合适的伴侣,就这么急匆匆地片刻不得停步。但我们终究敌不过时间,敌不过从不回望的历史,对于我们个人来讲,不论功成名就,还是一事无成,百年过后,不过是一抔黄土,或者能青史留名,但这又如何,那时的你在何方呢?
       这不是劝人消极避世,只是期盼忙碌的人能够偶尔慢下脚步,或者汲于名利富贵者能够明了一句话“富贵于我如浮云”。白驹过隙,沧海桑田,身处于变化万千的漩涡中,心自岿然不动,此时才能真正地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波澜不惊。
       我并非为了逃避心境的困苦才去修习佛理,因为不勉强自己,真诚面对自己的内心,这是我一向的生活准则,既然不能够真心地欣赏佛理,那就不必强迫自己去接受,去研习。
       回顾往昔,我与禅真正地结缘,不过因着赵州禅师的一句话——“吃茶去”。从此烦扰尽尽,心神澄明。
       “吃茶去”,赵州禅师如是说。                      这句话和很多禅语一样乍一听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想来我小时候初次读关于禅宗的书,经常被不明就里甚至于无厘头的话给震惊倒,比如说罢,问:“何为禅?”,答:“一寸龟毛重七斤”,看到这里,幼时的我是要倒抽一口气,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因而也不禁对这神秘的禅宗越发敬仰起来了,当然,这都是玩笑话了。
       如今明白这些言语并非故弄玄虚,因为禅是不可言说,超脱于语言之外的存在,而语言往往对于参禅是一种障碍,看似玄虚的奇言怪语不过是为提醒你跳出语言的障碍,去用本心来参禅,这只是一种引导。
       禅也并非是虚无缥缈、深奥难懂的东西,真正的禅好似平易近人又温和的老者,他对着你慈爱微笑,言语平实无奇,毫不特立独行,他质朴平和,甚至于是平凡的,而这种平凡中又蕴含着不平凡。
       沉醉于这绵绵无尽的明净喜乐,恍若瞥见了,在红尘纷繁的熙熙攘攘里,于白云苍狗的岁月流光中,佛陀那含着温润笑意的慈悲眼眸。我全身心舒缓松弛下来,以至于每一个呼吸,每一个细胞里都充溢了股股温柔平和的暖意,那是生命的丰盈。“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世间生灵皆有佛性,万物有灵,众生有情,在我们带着爱意看着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也不妨带着爱意去聆听自己。这个时候,我孤身一人住在乡下的小楼上,聆听着万物的悄然絮语。
       关于如何参禅,日本的铃木禅师所讲的话让我受益颇深,他是这么说的,“初学者的心是空空如也的,不像老手的心那样饱受各种习性的羁绊。他们随时准备好去接受,去怀疑,并对所有的可能性敞开。只有这样的心才能如实看待万物的本然面貌,一步接着一步前进,然后在一闪念中证悟到万物的原初本性。” 
       保持着纯净的空空的素心,容纳着世间的万千变化。焦灼着的心逐渐归于宁静,告别苍白干枯,因为这里依旧充沛着汩汩清泉,从未干涸。
 
       (匈牙利普济寺 供稿)
(责任编辑:xindb editor)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